联系我们

揭开我的抑郁生活,谈谈我的抑郁经历!

我和父母的关系一直不好。而且,更恐怖的是,那时我又和班上的所有同学关系不好。一般班上有个吊车尾,爱瞎闹腾吸引大家注意,装个性,大家都不和他说话。我就是那样的。其实就是我自小有交际障碍,不懂得怎么和同学们友好相处,你可以把我当时的情商设定为低于正常水平很多。又仗着自己嘴巴厉害,得罪了所有的老师和同学,其实就是嘴贱。以至于现在26岁从来没有参加过高中同学会,甚至不愿意再回曾经的高中。

揭开我的抑郁生活,谈谈我的抑郁经历!

高二第一学期下班,冬,我连续大半月严重的失眠,那时候凌晨3点能睡着就是好的。这大半月我一共说了不到十句话,性情大变。醒来脑子一片空白,变得不认识任何人,不懂任何语句。我知道每一个字,但是不懂得任何意思。看到早餐知道吃,却不知道是什么。我用智障儿童的语言向父母求助,那应该是一个字一个字意思不连贯地缓慢吃力地向父母求助。父母抱着我大哭。我甚至不能控制自己的手,我要看着手,用力,才能让指尖稍微动一下。另四个手指怎么都动不起来。

揭开我的抑郁生活,谈谈我的抑郁经历!

我话都说不出,手都握不住的时候,父母依然逼着我去学校,因为他们觉得精神病和辍学是丢人的,他们丢不起这个人。但,我是自己骑车去!后来我知道,我身体出问题的第一天,我骑车去学校妈妈一直骑车跟在我后面。这就是亲情的纠葛。我恨了他们很多年。但现在不恨他们了。

最开始那一阵,我每天放学回家都必须带着帽子,在夜色的阴影里,我会哭的不能自己,一个人静默地走,静默地哭泣,不会发出一丁点的声音,我不知道会不会有路人发现,也从来没去关心过,我不敢在家里伤心欲绝,只有那一段回家的路能让我发泄,有时候我会坐在路边的长凳上发呆,那个时候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绝望,只是想着我的世界完了,我的人生都没有意义了,我没有地方可以逃,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寄托,而病情也是瞬间发展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揭开我的抑郁生活,谈谈我的抑郁经历!

在那段时间里,我开始紧张和不安,我在半夜做噩梦,梦到领导把一整箩的癞蛤蟆倒到我脸上,惊叫着吓醒后坐在床上嚎啕大哭,在地铁里我会莫名其妙的浑身颤抖紧张,双手紧紧的握成拳甚至不知道指甲已经嵌入了掌心,在班里,任何人喊我的名字都会让我觉得恐惧,而老师喊我一声名字,我甚至会瞬间红了眼眶想要夺门而逃。

揭开我的抑郁生活,谈谈我的抑郁经历!

后来我开始积极的治疗,按时吃药,各方面了解抑郁症。我报了心理学研究生班,拜托导师给我推荐了心理咨询师,每周一次花钱简直如流水。我给自己定制了非常规范的食谱,包括每天一根香蕉和一个白煮蛋,包括大量的绿色蔬菜,晚上一杯蜂蜜温牛奶,我强迫自己迈开腿,去医院晒太阳,跑步。我对我妈说,我的抑郁症已经出了摇篮,但是我依然会把它扼杀。我变得任性起来,不再忍受家里的寂静,我借抑郁症的由头,要求父母必须同桌吃饭,说话不准争吵。

揭开我的抑郁生活,谈谈我的抑郁经历!

在这里我想对所有正在经历抑郁的人说一句:那些没有消灭你的东西,会使你变得更强壮。我们阻止不了生活给我们出难题,我们也阻止不了悲伤席卷肆虐,但是我们能让自己变的坚强,即使有一天,身处在痛苦绝望的风暴中心,我们依然能有勇气对自己说,别怕,站起来!不去奢求别人的怜悯,不去依靠别人的帮助,泪水冲洗了眼睛会让我们看的更透彻,抑郁冲刷了灵魂会让我们更能体悟人生的贵重。我感谢抑郁,他让我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发现了从来不曾注意到的闪光,让我知道了原来我可以如此坚强,拥有力量,让我对亲人宽容,对过去释怀,更对未来充满希望。

揭开我的抑郁生活,谈谈我的抑郁经历!

为本教育祝所有抑郁症患者都能战胜抑郁,拥抱新生活!

面对抑郁我们可以怎么自救,拿回生活掌控权?

如何走出抑郁的状态,重见生活中的阳光?

如何帮助身边抑郁的人,重获快乐?

如果你也正为抑郁症而困扰痛苦,不知如何处理,不知怎样才能找到内心世界的支撑,不妨添加我们专业心理咨询师的个人微信吧(weiben102),你的一次尝试,会给你的生活带来一缕阳光~

公司产品     社会责任     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    888888